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别墅里的缠绵
别墅里的缠绵
星座城整个小区几乎全部都是别墅,绿化率很高,几百座的别墅散落在树木草丛中。夜晚望去,黑暗的景观中,只有稀落的路灯和一些别墅的灯光散发着,没有一般小区的灯火互相辉映的景观,显得暗淡一点,但也更显得神秘。

  城亦到了星座城的大门口,给红梅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到了,红梅在电话里告诉她怎么走。城亦按照红梅电话里的吩咐走,几道的戴红色贝蕾帽的保安主动给他打开车辆拦杆并敬礼。看来红梅早已经和保安打了招呼,怪不得她中午打电话的时候问自己车牌号码了。

  红梅已经把她的别墅底层的车库门卷闸打开。红梅的车库有两个车位,她站在自己的白色奔驰600旁,指点城亦把他的车倒进车库。车停好以后,红梅把车库卷闸放下,带城亦从车库的后门直接上去别墅的大厅。

  「还挺快的嘛。」红梅一边走一边说。

  「这么高档的地方,我心急要来见识一下呀。」城亦跟着说。

  红梅笑着不说什么。

  红梅在前,城亦在后沿楼梯往上走,城亦现在才看清楚红梅。红梅穿着一身的淡黄色的真丝睡衣,睡衣的质地很轻柔而且有点透明,红梅的整个身材表露清晰。

  红梅身材不胖,但也不瘦,是那种中年女人特有的丰韵。红色的乳罩背带在睡衣上衣的轻抚下,若隐若现。红色的T型内裤,深深勒住红梅还算挺翘的臀部的深沟,使臀部的两边美臀更加突出,更加圆润,在睡衣裤子的抚弄下,臀部的肉色隐隐显露,更加诱惑人。

  红梅的身上一股醉人的香味罩住了城亦的味觉。这种像带有沐浴露丝香味,看来红梅刚沐浴过。这种香味带有高档香水的香味,芬香而不俗烈。这种香味也有红梅自己特有的令人骚动的体香,这种体香城亦和红梅上次做爱时深深体味过也体验过。

  红梅风骚的形体,几种香集中起来的香气,带引着城亦来到红梅别墅的大厅。城亦本来就有点兴奋的内心更加显得燥乱不安。

  红梅别墅的通顶大厅几乎有八九十平方米。最吸引人目光的是大厅顶上悬挂着一只巨型的水晶吊灯,水晶晶片组有几千片,淡黄色的灯光亮起时,磷光闪烁,耀眼刺目,就算短时间的直视也会令人眩目。这样的灯一般只能订做。城亦在的灯饰城曾经见过有人订做类似的灯,要价在二十万左右。红梅别墅大厅的整个装饰和家私风格西化,很适合这样的大厅,显得富丽堂皇,金碧耀目。

  大厅正对的通往花园是大扇的观景式玻璃门。透过玻璃门,门外的花园里桔黄色的贴地路灯藏在花木草丛里,发出暗黄但温暖的灯光,点饰和衬托花园的幽静和自然。

  「坐吧。」红梅指着暗红色的硕大沙发。

  城亦坐下,红梅的女佣人已经将两杯温度适中的龙井香茶端上,香气宜人。

  喝了一口幽香溢鼻的龙井茶,城亦刚才还骚动的心慢慢安静了下来。

  「你的房子金碧辉煌啊。」城亦笑着说。

  「哪有什么用,平常就我一个人。」红梅幽幽地说,脸上显出无奈,色彩暗淡下来。

  「那你可以经常叫一些好友过来玩一下啊。」城亦赶紧说。

  「我没这个兴趣。老实说,你是第一个晚上在这里和我单独一起的男人。」说到这里,红梅的目光一扫灰暗,又变得明亮起来,语气也是妩媚软绵。说完,红梅就用这样的眼光含笑地望着城亦。

  城亦刚刚安静的内心一下子又被挑动起来。

  「在那里听那些CD啊?」城亦赶紧岔开话题。

  红梅看着城亦略显诚惶的神态,眼神里露出满意和满足的目光。

  「在三楼。跟我来,傻瓜。」红梅带着城亦上了别墅的三楼。

  红梅别墅的三楼是顶楼,几间房被红梅分别作成了健身房,储物室,观景聊天室和音像室。红梅带城亦来到音像室。

  音像室里正对是一个六十寸的等离子彩电,彩电的四周是一堆的碟机功放等设备,音像室的周围是大大小小的音像。城亦也算是喜欢玩音响的人,知道这些东西价值在三十万以上。

  城亦在正对等离子彩电的黑色沙发上坐下。红梅拿了城亦上次买给她的CD的其中一张,放入碟机。悠扬令人怀旧的歌声从音像室的四面八方传了出来。

  众多的喇叭里传出的是才旦卓玛的《北京的金山上》。虽然这首歌在中国红火的时候,城亦还很小,但城亦也很喜欢这首歌,喜欢其旋律,也喜欢歌中富含的真挚感情。

  「那时我是红卫兵,学校里的高音喇叭经常放这首歌,我熟悉得倒背如流了。」本来坐在城亦身边的红梅一边说,竟然一边将身体靠在他的身上。

  城亦的神经开始绷紧。

  跟着,喇叭里传出《阿佤人民唱新歌》。城亦没有说话,在听歌。但是,城亦这时感到本来只是身体靠着自己的红梅,渐渐地转动身体,将她那丰满的乳房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那乳房的肉感压迫者自己,那乳房透出的气息刺激着自己。

  城亦的心躁动起来,他想转过头来看一下红梅,但是,他一转头,红梅那厚实的香唇已经一下子静静地压在自己的嘴上。城亦还没完全反应过来,红梅已经彻底转过身来,捧着他的脸,带着热量的舌尖迫不及待地往他的嘴里钻。

  城亦有点猝不及防,被动地放开嘴唇,让红梅热辣的舌尖进来。红梅的舌尖进了城亦的嘴里。毫不顾忌地四周搅动。她的舌尖带来了香艳的热气,炙热了城亦的内心;她的舌尖带来了香津,香甜而又浓烈,刺激了城亦的心扉;她的舌尖带来了欲望,迷离而又强烈,激活了城亦的身体。城亦不动,也来不及动。他被动让红梅捧着自己的头,让她的舌尖在自己嘴里四处游走,上下舔弄。

  红梅伸出捧着城亦头的其中一只手,抓住他的手往自己的乳房上放。红梅的乳房已经有点坚硬,隔着乳罩和睡衣上衣,坚挺突起。城亦的手抓住红梅的其中一个乳房,左右抚弄,上下按压。

  「傻瓜,把我的衣服解开。」红梅在城亦的嘴里喃喃地说。

  城亦用手把红梅的睡衣上衣钮扣解开。

  城亦摸到红梅的乳罩,他看不到。红梅这次穿的乳罩是很柔软的那种,带有蕾丝花边。红梅本来就丰满的乳房加上已经坚硬,撑住整个乳罩,乳罩的阻隔感已经很少,城亦抚摸红梅那涨起的乳房,红梅的乳房变已经挤迫乳罩外面。

  城亦这时本能的欲望已经被完全激发,他想向红梅全面进攻。但是城亦脑海里突然想起来,自己来红梅这里之前一直还没有洗澡。城亦是一个爱干净的人,除非情况不允许,像上次和红梅突如其来的山顶做爱,否则的话他做爱之前都是要洗澡的,为了自己做爱做得舒服,也为了女人的卫生和为她们舒服着想。

  「我还没有洗澡呢,想先洗个澡。」城亦一边说,一边狠狠的掐了一下红梅的丰乳。

  舌尖还在城亦嘴里狠压狂吞的红梅,听完以后,慢慢把舌尖从他的嘴里退出。

  「你还挺喜欢干净的,我喜欢你这种男人!正好,你到我的房间的沐浴间洗澡吧。」红梅看着城亦,眼里流露的是沉醉的目光,是妩媚的目光,也是信赖的目光。

  红梅睡衣上衣的钮扣也不扣上,就带着城亦到别墅二楼自己的大卧室。

  「去洗澡吧,里面有浴巾。」红梅爱腻地看着城亦说。

  城亦到了红梅的大沐浴间,他从来不喜欢用浴缸,加上时间紧迫,他用花洒很快就洗了个澡,披上沐浴间里的浴巾出来。

  红梅的大卧室是和沐浴间连在一起的。城亦从沐浴间一出来,就看见红梅的大床,很西式,边沿镶金边的床靠背,淡黄色的床垫。红梅躺在巨大的淡黄色镶丝的被子里面,露出赤裸的肩旁。整个大卧室的大灯已经关闭,只开着床边床头柜上的橘黄色的台灯,一边一个,透出暖流,散发情欲。

  「把浴巾脱掉。」红梅的话音带点媚腻,带点命令,也带点迫不及待。

  城亦把浴巾脱掉,露出他健硕的身材。胖瘦恰当的身体,较为白皙的体色,筋肉分明的手臂,两块发达凸起的胸肌,一块块腹肌显露的腹部,平直的小腹上从稀到密的阴毛,一直到包住阴茎的浓密的阴毛,刚洗澡过,显得乌黑发亮,条条冲起,黑红的阴茎虽然还是低着头,但粗壮的身躯,刚阳的龟头,预示着它的力量,它的冲劲,长长的结实的大腿在下面撑立,乍眼一看,大腿就像身躯,浓黑阴毛里包裹着的阴茎就像一张充满欲望,充满狂野,充满欲望的脸。

  红梅看着赤裸城亦这样的身材,刚才还迷醉的眼光顷刻变得炽热,这炽热好像在放光,带出了红梅的惊喜,这炽热好像在发热,散发着红梅浓烈的欲望,这炽热好像在燃烧,表露着红梅的迫不及待。红梅本来就已经淡红的脸庞也顷刻变得赤红,像有浓浓的烈火在其中。红梅那厚厚的嘴唇在蠕动,在颤抖。

  「快过来,小傻瓜。」红梅说的这句话音调突然变高,突然变得颤动,傻瓜两字也加了个小字。

  说完,红梅把盖在身上淡黄色大被一掀,露出她早已脱掉所有阻碍,完全赤裸的美体。她伸出手,一手把城亦拉过来,按在床上,自己将整个散满热和欲的身体压在他身上。城亦有点没防备,一时不知道任何动作。

  「不用安全套吗?」城亦问,「不用,我早就上过环了,而且我相信你,小傻瓜。」红梅急急地说。

  红梅内心的骚动已经完全释放出来,身体的欲望已经完全控制了她的神经,没有了矜持,没有了故作扭怩。她不记得自己的身份,不记得自己的地位,只知道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只知道自己是一个被压抑情欲十几年的普通的渴望做爱的女人。

  红梅没有再亲吻城亦的嘴,直接就将嘴紧紧贴在他那健硕充满力感的胸脯。

  红梅用她那已经发烫的舌尖挑弄城亦的乳头,城亦的乳头在红梅舌尖的抚弄下,已经硬而竖起。红梅不断地上下左右游走他的乳头,就像一个无力的人在舔弄一个力量之源,急不可待,如痴如醉。城亦的乳头旁边,有一圈淡淡的黑毛。这些黑毛抚弄红梅的舌尖和双唇,刺激她的动作更加快,力度更加大。

  城亦被红梅抚弄自己的乳头,感觉身体发酥发麻,躁动美妙。城亦不动,任由红梅主动,任由红梅疯狂,自己在享受。

  红梅的舌尖转移到城亦硕大宽广的胸肌上,慢慢游走,每一寸地方都不放过。如果说吻弄城亦的乳头动作快而重,给红梅带来的是一种集中刺激的感觉,那现在亲吻城亦的胸脯则是慢而轻,红梅很享受这样而带来的快感。

  这是一种力量的感觉,红梅舌尖在城亦宽阔的胸膛上慢舔细弄,不时不由自主将整个脸压在上面,感觉城亦紧硬的胸脯带来的安逸和踏实,感觉他富有弹性带来的冲劲和力度。

  红梅看到城亦手臂上一条条的血管毕露,就像一条条青青的绳索,充满了力感,红梅想冲进这些绳索,被它们绑住,享受那种被压迫的感觉。红梅将舌尖顺着这些青筋游走,把自己带向不断向上的冲动,横着挑弄这些青筋,享受着舌尖不断被冲顶的感觉,跳动而又刺激。

  红梅的舌尖往下延伸。城亦的肚脐比较深,就像一个小小的黑洞。红梅的舌尖滑到这里,停了下来。红梅将舌尖在城亦的肚脐外围转了几圈后,直接就钻了进去,不断用力往里进逼,好像里面有令人期待的东西在等待自己,使自己的欲望更被挑弄。红梅享受着舌尖在狭小的洞壁里的紧迫感,体会不断往里的探索感。

  城亦下身的毛发比较茂盛,红梅在用舌尖舔弄他的肚脐的时候,肚脐下面的黑而较硬的毛发已经在抚弄她的舌尖和热脸。红梅顺着这毛发,就像顺着一丛浓密的黑藤,往下滑落,一直滑到一片非常茂盛的黑丛林里。

  红梅停了下来。城亦的阴毛非常浓密,刚洗过澡,乌黑油亮。红梅的舌尖伸到阴毛里面,阴毛几乎盖住了她的脸,她就像一头扎在阴毛丛中。城亦刚刚洗过澡,红梅就喜欢这样爱干净的男人,觉得放心,觉得舒服,觉得信赖。城亦浓密的阴毛除了散发出因刚洗澡而带有的沐浴液的香味,更有的是城亦阴毛特有的摄人气味。

  这种气味有点涩,有点烈,当然更加有点眩。这种气味笼罩着红梅的脸,挤进她的鼻孔,触动她的味觉,红梅有一种窒息的感觉。本来红梅就被欲火烧烫,这时更加有昏晕的感觉,脑海已经一片空白,有的只是纯生理的反应和举动。

  红梅用舌尖舔弄城亦的阴毛,不停地上下左右进出,慢慢地城亦的浓密阴毛也被红梅舌尖带有和嘴里流出的口液粘湿,已经不再条条高耸,湿湿地耷落下来。红梅用脸顶弄城亦的阴毛,挨蹭抚压,感到酥痒无比,沉醉无比。

  红梅和前夫没离婚的时候,做爱是很保守的,只是阴道和阴茎的接触,其他的接触从来没试过。离了婚以后,红梅在苦闷的时候,有时拿一些欧美的成人碟片看,里面千奇百怪的做爱方式令她眼界大开,一直希望能够在自己喜爱的男人身上体验。

  这时城亦的阴茎已经坚挺无比,笔直向前。红梅的头离开城亦的阴毛,用手抓住他的阴茎,看着立起的阴茎,细细把玩。城亦竖起的阴茎,颜色通红,带有一层乌色,这样的颜色充满激情,充满诱惑。阴茎的四周,一条条的血管因充血而突出,感觉给红乌的阴茎增加了更多能量,更大密度的冲劲。阴茎顶端的龟头涨满,光滑发亮,就像已经欲爆的气球。

  看着城亦这样的阴茎,红梅的欲能已经满身,自己的头脑也以充血。

  红梅用舌尖轻轻地舔弄城亦的龟头,圆滑流腻。红梅再上下舔弄竖起的长长阴茎,已经充血的阴茎表皮已经很薄,里面的血管就像要爆离出来一样,最真切地贴近红梅的舌尖,她仿佛感觉到血管里流淌的血液的来回奔流,体会到其中的气势。城亦从阴茎的根部,一直往下,是一条直直的窄沟,两边竖有不少的细毛。

  红梅的舌尖沿着这条窄沟,慢慢地往下舔弄延伸,那两旁的细毛轻触红梅的舌尖,令她感到异常的舒服,浓烈的令人昏晕的气息,带着热量,一阵阵地向红梅扑来,红梅沉醉在这气息里,享受在这气息里。

  红梅抬起头,城亦这时的阴茎已经刚硬不已。红梅慢慢地把城亦的阴茎放进自己的嘴里,试着放到龟头贴近喉咙,然后按照这个位置,用手扶着他的阴茎,来回地进出吞吐。

  红梅知道自己吞吐的城亦阴茎等会会插入自己的阴道,将自己推入云雨的巅峰,知道等会这个阴茎将会喷出炽热的精华,流满自己的阴道。这是非常美妙的事情,而这非常美妙的事情将由这阴茎来完成,这又是更加美妙的事情。这是个美妙的阴茎,醉人的阴茎,红梅想,太喜欢这个阴茎了,甚至有点崇拜这个阴茎了。

  红梅一边想一边加快吞吐城亦阴茎的频率。红梅快速的吞吐,城亦的阴茎已经被她的口液涂得光滑透亮,就像浸泡在透明的液体里。不断地吞吐城亦的阴茎,红梅嘴里充满了甜的味道,咸的味道,醉人的味道,令人迷离的味道。红梅喜欢这种味道,不时地吞咽、吸取。

  城亦享受着红梅吞吐自己的阴茎,自己的欲望不断被激发,被激化。红梅可能已经沉醉在吞吐自己的阴茎,时间久了,而且红梅的动作力度非常大,自己冲顶的冲动也隐隐的一阵阵袭来。城亦吐了吐气,不断地放松自己,保持状态,坚持和红梅一起迈向雨云的巅峰。

  红梅已经把城亦的阴茎吞吐得就像一根石柱,她已经吞吐够了。红梅觉得自己的乳房早已肿胀,就像要向外爆发,发硬的乳头好像就要脱离乳房,自己的阴道已经爱液满溢,甚至已经往外流,浸透了自己的阴毛,浸湿了自己的阴部。

  红梅觉得自己已经像就要爆炸的气球,难受异常,欲望和渴求被紧紧撑住,不能完全释放。红梅要找一个地方,将自己被挤迫的气球压破,将自己的情欲和身体完全释放,迈向那最美妙的一刻。

  红梅的头离开城亦的下身,直起身子。

  「躺好,小傻瓜。」红梅略带颤抖地说。然后,红梅两腿分开,跨在城亦的下身上,一只手撑地,一只手抓住他那坚硬高耸的阴茎,放到自己的阴道口,往下一坐,让它插入自己的阴道里。

  红梅的阴道已经爱液横流,非常润滑,城亦的阴茎从下往上一下子之插入红梅的阴道,一直插到阴茎的根部。由于城亦的阴茎比较长,红梅又采用女上男下的方式,加上爱液的润滑,阴茎一直插到阴道的最深处。

  「啊。」红梅眉头一皱,放慢了动作,抬起身,让城亦的阴茎退出一点,然后慢慢放进去,如此几下,逐渐适应了,眉头也舒展开来了,最后一下子将城亦的阴茎完全放进自己的阴道。

  红梅往前俯弯身子,两手紧紧抓住镶金的大床靠背边缘。以抓稳依托物的双手为依靠,红梅突然快速将蹲坐城亦下身上的身体上下移动,使他的阴茎很快地进出自己的阴道,挤压自己的阴道,挤压的速度越快,抓住床靠背的边的手就更用力。

  城亦坚挺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挤压。顶在阴道的深处,红梅感到的是硬涩而又刺激的快感;挤压在阴道的边壁,红梅感到胀满的是而充实的快感;压弄阴道的入口,红梅感到的是轻挑而又酥麻的快感。

  红梅很快感到自己好像神经已经脱离身躯,感到自己全身好像要往上升起,自己的阴道已经发烫,爱液已经流到城亦的下身,渗到床上,自己好像已经要爆炸。

  和着爱液润滑城亦阴茎进出红梅的阴道的响亮叽叽声,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,嘴里发出啊啊的喃喃声,染成紫红色的电了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,散乱四方,乱发遮盖的脸上,一片紫红,五官已经晃动,就像欲望激起的波澜在游动,厚厚的嘴唇颤动不已,伴随着喃喃声,就像摇摇欲坠的瓷器。

  红梅加快身体的上下移动,速度之快接近疯狂,喃喃之声也变成啊啊喊叫。

  「啊!」突然,红梅感到一阵收缩从全身袭来,顷刻集中在阴道,一阵短暂的几乎窒息之后,一阵暖流从阴道发出,流向全身。红梅全身发软,好像虚脱,已经支撑不了自己,一下子趴在城亦身上。

  城亦看到红梅已经到了云雨的巅峰,马上放开自己的自我控制,一阵急速的抽动,伴随着神经的一阵狂热,将烫热的精液全部射进红梅已经满盛着爱液的阴道。

  躺了一阵子,红梅翻了个身,自己的阴道离开城亦的阴茎,和本来就已经躺着的城亦躺在一起。城亦的精液和红梅的爱液融合在一起,成为乳白色的浆体,慢慢从她的阴道里倒流成出来,将她浓密阴毛染成白色,将她红黑的阴部覆盖成白色。城亦想去抹,「不要抹,我喜欢。」红梅闭着眼睛说。

  两个人紧紧地挨着躺着,喘息着,体味着,享受着。

  高潮和美妙的余波慢慢消退。

  「哎,小傻瓜,以后你要听我话了,不要再到处留情,交那么多女朋友了。

  如果你不听我的话,我可要生气了。」红梅转过头,脸上还带有刚才迷醉的神态,但隐隐带有一丝冷硬的波光。

  城亦不知道是赤裸身子没穿衣服的缘故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,突然感到身体有点冷。

  【完】